狂飙突进的在线教育行业闹了个大丑闻。

前两天,猿辅导、作业帮、高途课堂、清北网校四家在线教育头部企业的广告,在微信朋友圈和社群里刷屏,因为四家企业的广告里面,宣传的老师,居然是同一个人。

这位老师,在猿辅导的广告视频中,自称“做了一辈子小学数学老师”,但在高途课堂的广告视频里,又变成了一名“教了40年英语”的老师,这种事情显然是不可能的。

getUrls?link=6fc0f8f8dc2b486da3414ac53cbf8dc5 - The spokespersons of the four institutions are the same person, and the false propaganda of online education companies may be rampant

并且在出事后,网友还扒出了这位老师,还在抖音账号“妈妈再灭我一次”持续更新“灭绝妈妈”系列视频。

所以情况也就很明显了,这四家在线教育投放的广告,其内容都是虚假的,视频中的那位老太太根本就不是老师,只是一个广告演员而已。

看到这儿,让笔者一下想起了当年的神医老太“刘洪斌”。

这位演员老太太退休后活跃在各大卫视的广告里,一会儿是苗医传人,一会儿是高级营养师,下一个节目又成了北大专家,从咳嗽到痛风,就没有她治不好的病。

getUrls?link=8f4af85190b834b56e1bce09e7fd2e21 - The spokespersons of the four institutions are the same person, and the false propaganda of online education companies may be rampant

结果当然是被无情地拆穿,被众多网友群嘲,其本人在电视屏幕上销声匿迹,连带着中医、中药也遭受了许许多多的质疑,到现在依然难以忘怀。

如今在线教育行业又出现一模一样的丑闻,无疑会带来不小的打击。

getUrls?link=7f5dbed0760f02c7eb232b2984c9b186 - The spokespersons of the four institutions are the same person, and the false propaganda of online education companies may be rampant

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?

对于这种分身有术的搞笑情况,直接原因当然是,四家企业找的是同一家广告商,并且其本身对广告审核不严谨导致的。

据了解,目前市面上做信息流广告的机构并不多,在线教育公司找到供应商制作好广告,再由信息流团队底下的优化师审核发送,而企业的市场公关部并不会去审核素材。

另外,广告里面的老师完全是假冒的,或许也说明了,其本身并没有如此优秀的老师,而又想宣传自己公司的实力,也就只能假冒了。

事实上,在线教育行业里,好老师十分稀缺,毕竟优秀的老师需要时间的积淀,而在线教育行业扩张迅速,或许学生还可以通过广告忽悠过来,但老师这些硬性资源,是不可能一蹴而就的。

如今这种弄虚作假的广告,被堂而皇之推送到了我们眼前,甚至还可能有更多虚假的广告没有被发现,依旧在欺骗消费者。

这种现象也说明了,如今的在线教育行业是何等混乱,而这才是出现这种一人饰多角荒唐现象的根本原因。

getUrls?link=348b3d4210844e9cdd66905ec28f4a22 - The spokespersons of the four institutions are the same person, and the false propaganda of online education companies may be rampant

被资本裹挟的在线教育

2020年,在线教育在资本的助力下,按下了快进按钮。

数据显示,2020年,在线教育行业共融资233起,总融资金额高达1046.78亿元。

getUrls?link=57863d396cc4d3ed9971ef51e968a0d8 - The spokespersons of the four institutions are the same person, and the false propaganda of online education companies may be rampant

如此多的钱,各大在线教育企业并没有用来招收更多的优秀老师,优化课程品质,而是不约而同地打起了广告宣传战。

就如在上市的在线教育企业中,跟谁学2020年三季度的销售费用就高达20.56亿元,同比增长超过500%;网易有道同期营销费用也达到11.5亿元,远超2019年的2.3亿元。

这种烧钱宣传的模式,也让获客单价飙升,只在2020年第二季度,网易有道人均销售费用就已超过1500元/人次,跟谁学更是逼近2000元/人次。

对此,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曾表示,“整个在线教育的收入,大概也就几百亿元人民币,每收入一块钱,就要花掉两块钱。”

getUrls?link=925ddeee82c4af2b7428484ea3d8569a - The spokespersons of the four institutions are the same person, and the false propaganda of online education companies may be rampant

然而这种烧钱宣传的模式,在在线教育企业眼中,却是最好的选择。

一方面,可以通过广告宣传,以及高额补贴,来获得更多的生源,同时挤压掉一些实力不够的企业,扩大市场份额,只要形成寡头局面,就不愁赚不到钱,毕竟消费者没有更好的选择。

事实上,在这种残酷的竞争中,稍稍跟不上步伐,就会被淘汰,如优胜教育、学霸君,这些已然存在多年的知名在线教育企业,均因资金问题而倒闭,更不要说一些小企业了。

另一方面,即便烧钱,想要提升师资力量、课程品质、品牌认可度等,也是非常困难的,这些东西都需要经过时间的积淀、考验,并不能快速获得。

所以直接烧钱投放广告,以及用打折优惠吸引学生,增加市场占比,就成了现阶段最好的选择。

但这种在资本挟持下进行的广告营销“军备竞赛”,显然不是正道,对消费者而言毫无益处,甚至对在线教育行业,也是一种巨大的伤害。

在急功近利的导向下,在线教育企业已经偏离了教育规律本身,不再想着靠课程品质、教学效果来赢得家长和学生的认同,而是靠寡头垄断,来获得收益。

所以会出现这种用虚假广告欺骗消费者的事情,如果继续下去,只会消耗家长和学生的信任,对整个行业造成毁灭性的打击。

教育行业终究是不同于其他行业的,所谓十年树木,百年树人,究其根本,教育仍是个“慢行业”,与那种烧钱圈地跑马的互联网模式本身就有着矛盾的地方,并不能随意套上去。

getUrls?link=a48c80824e0087157f567adc4fe984f2 - The spokespersons of the four institutions are the same person, and the false propaganda of online education companies may be rampant

在线教育急需正确导向

随着互联网与前沿科技的发展,在线教育在未来将迎来更大的发展。

艾媒咨询数据显示, 2020年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已突破5000亿元左右,预计2025年市场规模将达到8000亿元,2020到2025年复合增长率达11.4%。

然而教育事业,往大了说,关乎国家兴衰,往小了说,也能影响个人的命运,是需要慎之又慎的行业。

但是对于如何选择一家好的在线教育企业,大部分家长也是完全不知道的,不可能试听几节课就能判断好坏,更何况试听课大都是企业全力打造的面子项目,怎样也差不到那里去,所以很多家长其实就是通过看广告选择课程的。

如今,在线教育企业在资本的鼓动下,脱离了“教育”的初心,只是把学生当成流量,是要被收割的“韭菜”,这种情况,就会对家长造成误导,无论如何也是不能允许的。

对此,就需要有关部门严厉把控,让在线教育企业调整经营理念,把资源、精力转移到提升培训质量、教学水平上来,凭借优异的教学效果,来获得市场的认可。

只有如此,才能让在线教育真正成为利国利民的好事情,而非资本的敛财工具。

作者:挨踢sir